随缘与任运(节选)

20180130期

随缘与任运(节选) 朗读者:潘伟光 作者:林清玄   “当下即是”“把握当下”“活在眼前”是一种平常心与平常事的体现,是彻底地契入生命的存在,也是一种不纵容的思想。宗宝禅师曾把这种精神说成是:“事来时不惑,事去时不留。”马祖则说:“任运过时,更有何事?” 现代人喜欢讲随缘,却不知随缘并不是跟着因缘转,而是其中有所不变。在禅者而言,“随缘”就是“任运”,是在世缘之中不为世法所染。 这种任运,古来的禅师说了很多,像道悟说:“任性逍遥,随缘放旷,但尽凡心,别无圣解。”像云门说:“终日说事,未尝挂着唇齿,未尝道着一字。终日着衣吃饭,未尝触着一粒米,挂着一缕丝。”像大珠说:“解道者行、住、坐、卧,无非是道。悟法者纵横自在,无非是法。” 道是道路,是人人能走的;法是方法,也是人人能用的。因为人人能用,所以是平常的。我很喜欢《金刚经》的开头:“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盒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这是说世尊也要吃饭,也要洗脚,也过平常生活,他要花费很多时间在这上面。为什么我们不觉得世尊吃饭、洗脚是“浪费时间”?那时因为悟道者有平常的一面,他随顺世缘,任运自在。 其实,真正的悟道者是没有“浪费”的问题的,他在每一个当下花费他的时间,正如潭州禅师说的两首偈:“寂寂无一事,醒醒亦复然。森罗及万象,法法尽皆禅。”“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若人解了如斯意,大地众生无不彻。” 我们还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所以我们对时间、生命、存在应该有所选择,在随缘中不随波逐流,在任运中不放任纵容,我们的生命才不会“漫不经心”地浪费掉。 (摘自《心有欢喜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