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8期

  梦

    朗读者:李硕 作者:巴金

    据说“至人无梦”。幸而我只是一个平庸的人。我有我的梦中世界,在那里我常常见到你。昨夜又见到你那慈祥的笑颜了。还是在我们那个老家,在你的房间里,在我的房间里,你亲切地对我讲话。你笑,我也笑。还是成都的那些老街道,我跟着你一步一步地走过平坦的石板路,我望着你的背影,心里安慰地想:父亲还很健康呢。一种幸福的感觉使我的全身发热了。

  我那时不会知道我是在梦中,也忘记了二十五年来的艰苦日子。

  在戏园里,我坐在你旁边,看台上的武戏,你还详细地给我解释剧中情节。

  我变成二十几年前的孩子了。我高兴,我没有挂虑地微笑,我不假思索地随口讲话。我想不到我在很短的时间以后就会失掉你,失掉这一切。

  然而睁开眼睛,我只是一个人,四周就只有滴滴的雨声。房里是一片黑暗。

  没有笑,没有话语。只有雨声:滴——滴——滴。

  我用力把眼睛睁大,我撩开蚊帐,我在漆黑的空间中找寻你的影子。

  但是从两扇开着的小窗,慢慢地透进来灰白色的亮光,使我的眼睛看见了这个空阔的房间。

  没有你,没有你的微笑。有的是寂寞,单调。雨一直滴——滴地下着。

  我唤你,没有回应。我侧耳倾听,没有脚声。我静下来,我的心怦怦地跳动。我听得见自己的心的声音。

  我的心在走路,它慢慢地走过了二十五年,一直到这个夜晚。

  我于是闭了嘴,我知道你不会再站到我的面前。二十五年前我失掉了你。我从无父的孩子已经长成一个中年人了。

  雨声继续着。长夜在滴滴声中进行。我的心感到无比的寂寞。怎么,是屋漏么?我的脸颊湿了。

  小时侯我有一个愿望:我愿在你的庇荫下做一世的孩子。现在只有让梦来满足这个愿望了。

  至少在梦里,我可以见到你,我高兴,我没有挂虑地微笑,我不假思索地随口讲话。

  为了这个,我应该感谢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