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鼓浪屿

20180115期

再回鼓浪屿 朗读:张蓓 作者:江曙曜 一生的爱都给你,你说够不够? 鼓——浪——屿。每当听到有人念叨你的名字,总引起我一阵牵肠挂肚般的思念。 搬离这座小岛已经10 个年头了,可是想念总是裹在夜里悄悄来拜访,梦境里的鼓浪屿总是那样的清晰明亮,就像一座粲然的星座耀眼得第二天早晨醒来后还是不能忘怀。 我在鼓浪屿出生,我在鼓浪屿读书,我在鼓浪屿成长。美华海边的浪朵喧闹着我少年的梦想,笔架山麓的相思树飘绕着我琅琅读书声,坡中那栋两层小楼房是我对家最初的概念,在与同学一次次徒手攀登日光岩“古避暑洞”前那片陡峭的石坡中,我体会了冒险的乐趣,感受了勇敢的骄傲,成长了男子汉的心智…… 最难忘的是高考前每天清晨在日光岩上的早读。朝阳跃出海平面,东方燃烧着绯红的霞光,一片辉煌掠过五老峰锦缎般洒落在岛上那包含露水正打着花骨朵儿的台湾相思树枝梢上,吹拂的晨风也似乎变得有色彩起来,一种博大的美就这样充溢我的心头。 鼓浪屿,崭新的一天呈现的是一份活力,一份跃动,一份甜润,一份美好。 现在想来,那时候总觉得鼓浪屿的天空特别的高远,总觉得鼓浪屿的风特别的清爽,当你攀站到郑成功水操台故垒,看着飒飒的海风顺着台湾海峡,沿着鹭江水道浩浩荡荡地涌流,你就会意识到是太平洋鼓足劲的风撑足了小岛的天,湿润了小岛的风…… 生活在鼓浪屿总能比别人更多感受海洋文化的博大深远,夏日有海风吹拂,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快意?早晨是被鸟鸣唤醒的,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写意?在物欲潮流不断渗透我们生活的时代,我们能不能倾听内心最朴素的需要?在情色急速丰富主导我们视点的社会,我们能不能坚持独具品位的美学观点?是鼓浪屿给了我一种向上求好的全新的时尚生活方式,时至今日一直影响着我的做人做事的做派。 鹭鸟掠过退潮的浪线,下班回家的路上有夕阳的浪漫身影相随,蜿蜒的海岸漫上红树林的波浪跳跃着岛上人家钢琴的音符。黄昏的鼓浪屿有太多太多的诗意,心在飞扬,海在唱和,赤足走在软软的沙滩,听着邻家孩子的妈妈喊着孩子吃饭,望着对岸“鹭江外滩”的霓虹亮起,霎时潮水般涌动起想家的感觉,生活在召唤…… 渡轮发船的铃声响了,绿色的海风把马达声扯得很柔很柔。风台近了,推开临海的窗,归帆阵阵,渔火点点,透过晃岩寺的翘角飞檐,升旗山脚有炊烟升起,靠岸避风的渔民喝酒吆喝隐约入耳。古老与现代相融,自然与文化并存,鼓浪屿成长在饱受中西人文景观环境的烘托下,这里是中国海洋贸易之路的一个重点起航港头,闽南文化根基深厚,华侨文化独树一帜。居住在鼓浪屿洋房的人们聆听传统的节奏,都滋生浓厚的人本愉悦气息。关爱宽容,“第三种生活”的真谛,在鼓浪屿夏日的阳光下耀眼夺目。 对鼓浪屿的热爱与生俱来,对鼓浪屿的眷恋与日俱增。何日重返这座小岛再为岛民,突然想起齐秦的歌:“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会在一个春风洒绿了小岛的美好时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