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s-self I sing

20161114期

作者:Walt Whitman
朗读:Bill Aitchison
ONE'S-SELF I sing, a simple separate person,
Yet utter the word Democratic, the word En-Masse.
Of physiology from top to toe I sing,
Not physiognomy alone nor brain alone is worthy for the
Muse, I say the Form complete is worthier far, 
The Female equally with the Male I sing.
Of Life immense in passion, pulse, and power, 
Cheerful, for freest action form'd under the laws divine, 
The Modern Man I sing.

我歌唱我自己
我歌唱人本身, 
一个独特的、纯粹的人,  
不过要说出“民主的”这个词, 
道出“大众”这个词的声音。
 
我全心全意地歌唱人的生成,  
不仅容貌, 
不仅头脑, 
而是整个形体
更值得歌颂。
 
我歌唱男性, 
同样也歌唱女性。
我歌唱现代的人,  
那饱含激情、生命旺盛和活力无限的巨大生命, 
快乐地采取天赋权利的自由行动。


《草叶集》(“Leaves of Grass”)是十九世纪美国作家惠特曼的浪漫主义诗集,这首诗歌就是其中的作品。诗集通过“自我”感受和“自我”形象,热情歌颂了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美国,他所体现的主旨和基本内容就是个性和自我。诗人认为一切之中心的个性及其代表者就是我自己, 是像草叶一样平凡的人和事物。诗人一方面把自己描写成为一个普通的美国人, 另一方面又赋予自己超人的能力。诗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宣传“人类之爱”,并以乐观主义的笔触描写大自然,意气风发地歌唱人,歌唱人生。